• EN
  • 技术所创造的社会分化态



            早晨体检,户外雾霾严重。回来之后身体不适,躺床上就睡着了,后来被昂姐发来推荐的微信消息震醒了。看了半场腾讯的WX大会的直播。跟最近被刷屏的东京设计周的可爱的小玩具不同,大会的内容是非常可圈可点的。

           诸如拥有人类身体无法承受的加速度的、跑到冥王星溜达的NASA新视野号;
           诸如从多伦多大学裤裆里掏出来的、价格为Hololens 三分之一的、补全了三分之一纵向FOV的;然而没有自己处理器需要连个电脑的、演示Demo设计感极差的、并且看上去还要比Hololens沉个两斤的Meta;(与特斯拉刚发布的可以对付北京雾霾的神奇摄像头一样,属于运用机器突破人类的极限这波的。
           当然也有拿着生物编程的老概念上来一顿逼逼的凑数的大哥;
           吐槽归吐槽,能站出来讲的,必有过人之处。而这种为数不多的科技突破,恰恰都处于不亲民的技术成熟曲线的开端。我们来片面的评价下它,无论是技术领先代表的Musk的这种天天嚷嚷着要上天的硅谷人类救星,还是以成本领先与价值差异化为代表的萌萌的Meta,从人类进步的角度来说都是意义重大的。然而科技跟人文往往是对立的,这里的每一次突破,都会加剧一些不可避免却尤为尖锐的问题,比如社会的两级分化。
           于是两极分化的受害者们发声了,这似乎也能说明为什么英国脱欧,为什么像Turmp这种奇奇怪怪的代表着美国利益被剥夺的广大中部地区群众的人为什么能获得如此高的支持率。 而可怕的是即便英国已经脱离欧盟,川普胜选,除了可能为他们赢得暂时的福利,仍然还是隔靴搔痒,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听到这个世界在说个不停,于是有人站出来,决定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有仰望星空的,就会有脚踏实地的。

           Hampton creek的植物蛋白看上去不咋好吃。但似乎可以缓解一下第三世界几千万儿童吃不上饭的问题;雷军的小米,则是抱着让每一个人都能体验科技的情怀来拯救世界。让东南亚的小伙子们种了草,戴着小米手环满大街跑。
           相比之下,某些所谓的情怀,即以管窥豹般的体会真实世界,绞尽脑汁做出个文字大爆炸(我想到了飞大麻的假朋克和伟大的人民艺术家)就low的多了,是的,我觉得老罗即不懂设计又没有情怀。

           很多人为了社会公正,努力的想去解决社会分化的问题,不过目前看到的,无论短期长期,授之以鱼只是缓兵之计。而授之以渔,教育成本又非常之高。

           是的,简直无情。如果没有良好的解决方案,极端的,恐怖的未来将是:被分化出来的那批人们会在历史的长河中消逝。像两万四千年前的尼安德特人一样,只占据着现代人类1%-4%的基因。
           我听到这个世界在说个不停,我也想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
           希望明年自己做的小项目能够解决一些小小的资源分配的问题。
           而不是像太阳与野花所言,

           该忘记的早就已经忘记,该留下的永远留下。
           忍住你的痛苦,答应我。不发一言穿越这座城市。

           只是麻痹自己浮躁的内心罢了。

    2016.11.6

    你 可 能 也 会 对 以 下 文 章 感 兴 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