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
  • TOKYO MAKER FAIRE 感悟

    在去天津的路上整理了下拖了好久的TOKYO MAKER FAIRE 的日记。

    接触了有机电情怀的老爷爷,痴迷于家电乐队的小伙子们,致力于人工3D话剧的大叔,感触颇多。
    跟去年北京深圳比起来,实在是精致很多。前同事说:“我们之前去的一定是假的Maker Faire”,在此看来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在日本人的巨大脑洞下,诞生了『纯美的文学、极致的色情、精致的推理、变态的心理』总体来说,完成度非常高,细节非常精美,然而这一切的一切,这些脑洞无法形成一个交织的网络:深入到底,是一潭死水。

    而后与好友简单的探讨了下原因:

    礼节与规矩的束缚
    除了每天要纠结于一些废话带来的时间与精力的浪费:类似于中国传统文化中,茴字的9种写法;日本人过于礼貌,所以跟人道歉,大概也有一万种说法。
    //在此我并不是认为它是无意义的:『人类文明分两种,一种是想方设法节约时间,一种是浪费掉节约的时间。』
    而其带来的最重要的影响,是对跨界与系统性思考思维的忽视。当然我是不相信聪明的日本人没有跨界与系统思维能力的。

    从某种意义上,有点类似于当下“人工智能”所带来的精准推送机制:当完善好用户画像之后,首要发现的都是用户感兴趣的推荐。往复多次,从而带来的推荐源也就会变得越来越单一,让使用者陷入无穷的小圈子之中。所以最近对于流量是否应该对内容消费进行反编译的呼声,也就越来越严重。

    高级艺术都是非直觉审美:中国的屌丝听腻了凤凰传奇,也会慢慢的去欣赏Pink folyd;可一味遵循东方禅宗的大师们,只是一靓丽的风景线。不巧,日本仅有的一部分很厉害的设计诸如草间弥生/三宅一生等,都是接受欧美思想洗礼的人。

    工业界的设计不同于科学技术,对单项设计钻研过甚,很可能会掉入泥潭,难以自拔。
    相比之下,Steve Selzer提出的摩擦设计,简直就是为拯救日本设计而生。

    引用[人间失格]中的一句:日日重复同样的事,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 ,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太宰治对日本社会看的太明白了,于是自杀了。

    过度冗余信息与陈规蹈矩会带来发展滞后。所以说,偶尔“温饱思淫欲”也是很多优秀设计诞生的驱动力之一。


    // 注1
    Airbnb的设计总监 Steve Selzer在《Designing for Friction: Thoughts on the Future of Human-Centered Design》中提出了“摩擦设计”的概念:摩擦引领我们自我反省、自我探索、自我成长。

    “摩擦设计”的四个原则:
    为了能力建设而设计(skill-building);
    为了自我反映而设计(self-reflection);
    为了碰撞而设计(collisions);
    为了对立冲突而设计(confrontation)。

    2017.8.16

    你 可 能 也 会 对 以 下 文 章 感 兴 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