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
  • 杂谈



           大约下午4点左右开始看书,莫名其妙的睡着了,做了个梦。

           我梦到军哥跟我一起研究一辆自动驾驶的长得跟DB9很像的车,我说军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军哥说不行。 扭头,看到周景在研究易得拆的摩托车,好像是要刮油泥的样子。 旁边大琛在烤串。 梦到奇川一号跟我一起做实验应付考试,有个光头大叔监考,不是很讨人喜欢的样子。
           然后我醒了。三个小时前收到了陈书怡的好几条消息。
           一睁眼天都黑了,跟第一次包宿的光景一样:跟士全做护蛋的装置,士全小心翼翼一扔,在厚重又有点丑陋的外壳保护下,蛋黄飞了好几米。  
           前一阵决定离开Redhat,于是开始了漫长的求职之旅。一条腿迈进MS,一条腿迈进SAP;然都因为时间原因,不能入职。 偶然接到了Thoughtworks的面试邀请,同时在最黑暗的三天做完了TW的面试题。也不能说这三天完全变成沉没成本。 TW中国区的principal designer是熊子川,期间再次深入回顾下熊子川的博客,看一下前人走过的路,认识到自己还年轻(菜),同时也很深刻的意识到了设计咨询界的大量轮子,因为每个客户的环境变数很多,极度复杂,所以产出物均不同。不过架构大抵都一样,而这种轮子恰恰是大家意识不到的。我应付的思考过好多困难问题的解决方案,同时这一年,对很多行业也算是有个初步的思考。于是萌生了做一个分享设计解决方案的论坛想法,加以搜索,避免新手重复造轮子。 不过当下环境来看,只能说太难。目前,在以设计咨询为主要盈利的公司的主要业务方向来说,设计咨询附属的行业产物及盈利基本上为零;甚至现在好多公司对设计服务都不顾一屑,而这点基本上把近几年设计解决方案开源的可能性降低为零了。 等下一次工业革命开始,再推动解决方案的附属服务产业,把设计服务开源,还可能会有挺大市场可言。 无奈人菜,自己估计离设计界的轮子哥还有极大一段距离。又不像李如一; 我本愿意搭建分享自己的解决方案,而没有盈利支撑必然会挂;人还是要苟且。如此推动自己的一天世界,成功性为零。稍微动动脑子就会想到早晚有一天会变成一座耗费青春的个人孤岛;门槛太高,遂放弃。  
           最近在研究AR/VR的交互,想到当年的SaaS,敏捷开发,企业云服务,总觉得自己慢了好多步。稍后总结大概会在个人站进行更新。我也准备重新做一遍个人网站,从放作品集的地方慢慢的转变成自己设计开源的一个起点,算是自己的一点情怀; 封面做一张类似于上帝拿着一堆图灵系列丛书的那张图:年轻人,你渴望力量吗? 准备左手换成micro interaction design,右手换成The elements of user experience,脑袋上顶个about face;又总觉得做出来感觉自己不像个设计师哈哈哈哈哈哈  
           人生已经推进到了后摇阶段,同时思绪混乱,近期状态大概就是这样,最近忙于毕业设计,除了喝酒撸串之外,有什么事都等毕业再说。  

           然而这一切的起源,好像也不是四小时之前做的那个梦。

    2016.4.20

    你 可 能 也 会 对 以 下 文 章 感 兴 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