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
  • 交互职责思考

           看大家都睡不着,也随便说说自己这两天在想的事。在整理个人站作品的时候,翻到了之前于patternfly的交互设计规范中,分析了一段有关于submit的框框的设计思考。
           这个设计是这样的:

           若在评论,或者其它状态输入时,超出文本限制,即提供富视觉非模态反馈,并直接选中,若用户需要删除超出字段,直接删除,若不需要删除此字段,那么选中其它地方时,鼠标点击即取消此段选中状态。 此设计运用与移动端更佳,移动端选中触发机制更为复杂,(长按,编辑,选中,拖拽选中范围)能为用户节约很多时间。

           而我今天想说的不是自己的设计多好多好,此处抛开微交互的种种限制,在此我也不想去深入讨论触发机制,选择器,跟如何根据规则进行循环之类书本上的内容。我们来谈谈我们做设计的初衷。
           有些人说,刚性需求的产品的核心驱动力是因为人懒(对就是斯宇说的,当时我想了半天怎么反驳她…真是惭愧)。可事实上世界一直在进步,而每天有效的工作时间还是这么多。因为工业革命给我们带来了生产力的解放与爆发,那么,在21世纪,如何去解放全人类的生产力呢?运用机械代替手工生产,运用电子自动化控制机械?或者用有线的,或者无线的通讯代替传统非即时性讯息传递?
           大家重视无线产品设计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很显然无线产品设计给大家带来了很多好处,虽然同时短期也会带来很多波澜,比如新颖的产品模式,例如支付宝,可能会导致大批银行员工下岗,然而,长久来讲,30年之后,那些本该成为银行员工的人们呢?恐怕大部分都已经进入其它行业发光发热。 举例支付宝。然而很遗憾的是,支付宝核心是产品,支付宝只是一种突出表现在方式交互的产品,并不是交互设计。
           交互设计是贯穿于每次革命之间的,作为一种设计方法来说,兼容性适用性极强,事实上从第一个产品诞生时候,交互设计就已经诞生了。通过优化工作流程来解放生产力,当某种新科技进行突破,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工作载体的时候,我们的使命就出现了。
           可是HCI成为一个专业的时间并不长,效果却是显而易见的:交互设计给我们带来了产品基础之上更多的便利。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抛开了本能层,开始意识反思层的设计方式。 那么回到最开始,像我提到的我自己的小设计,若是乘一个很大的基数又能为整个社会解放出多少生产力呢? 也有人会认为这么做会加剧科学文明跟精神文明发展速度的差距,不知道大家怎么想呢?.

    2016.3.12

    你 可 能 也 会 对 以 下 文 章 感 兴 趣